教育

首頁 資訊 教育 學習 歷史 健康 女人 生活 題庫 母嬰
子欄目:

文康網 > 教育 >

武志紅:命運看似晦暗不明,其實一切有跡可循

武志紅:命運看似晦暗不明,其實一切有跡可循

時間:2021年09月29日 22:54:13 來源:www.www.freemoviefullonline.com 閱讀:

  今天對武志紅:命運看似晦暗不明,其實一切有跡可循聊了聊,下面,是本站的小編整理關于武志紅:命運看似晦暗不明,其實一切有跡可循的詳情解說:

我們多數人的人生,就是不斷地重復同樣的事情。

  

如果你得到了幸福,你就重復幸福;

  

如果你學會了信任,你就重復信任;

  

如果你得到了痛苦,你就復制痛苦;

  

如果你學會了敵意,你就重復敵意;

  

……

這就是命運!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尋找這個重復背后的規律,找到自己的人生腳本,進而改寫自己的命運。

  

讀懂你的人生腳本

每個人講的故事,都是在講他自己。

  

心理學家埃里克·伯恩認為,每個人都在童年形成了一個“人生腳本”,像是一個人的人生劇本一樣,會有開始、展開、高潮、結束和尾聲。

  

通常,如果不是很深地去認識自己的話,我們并不知道這個腳本是什么,只有當它展開了以后才會知道。

  

一些作家和導演寫的劇本,很多時候原型就是他們自己的人生腳本。

  而他們那些最感人至深的故事,就不僅僅是他們自己的人生腳本,也是人類共同的故事腳本了。

  

日本“動漫之王”宮崎駿,在他獲得奧斯卡獎的《千與千尋》中,有一個給河神洗澡的鏡頭,就是宮崎駿記起,他小時候常路過的一條河,在一次清理淤泥中,他看到,表面上非常清澈的河流,淤泥里竟然有那么多的東西。

  

這讓小宮崎駿印象深刻,而他就把這些素材用到了給河神洗澡的鏡頭中。

  一旦形成這種意識——一個演員、導演和小說家最出彩的故事,常常就是他們的自傳,也許你會看到很多東西。

  

比如周星馳,他所有的影片都有一個共同點:一個小人物被人踐踏、被人瞧不起,后來經過奮斗,成為社會上的厲害角色。

  

而且在《大話西游》和《西游降魔篇》中可以看到:面對最愛的女人,男主角一直在逃避并羞辱她,直到她用死證明了自己的愛,男主角才悲痛成“神”。

  

而在真實的生命劇本中,星爺也成了神一般的存在,同時也孤獨至極。

  一談起婚姻來,他7就自卑得不得了,覺得自己不可能有婚姻了。

  

也許他自己也沒意識到,自己在多部重要作品中重復著同一個模式。

  

作為觀眾,我們在觀看這些故事,一些故事深深地打動了我們,但請別把看電影、電視、小說當作一個簡單的娛樂。

  

其實在被觸動的時候,你需要問問自己:為什么這些故事觸動了我?

  難道是因為,這也是我的故事嗎?

  

重復體驗,是為了療愈

命運,總是和輪回聯系在一起。

  輪回通常指的是前世今生意義上的,但其實我們這一生,就是不斷地在輪回。

  

弗洛伊德很早就發現了這一點。

  1920年,他發表了文章《超越快樂原則》,提出了“強迫性重復”的概念。

  

他發現,孩子會把他最喜歡的玩具從小床中扔出去,再哭鬧著把玩具要回來,不斷重復這個過程。

  

弗洛伊德認為,在這個過程中,孩子是把玩具當成了媽媽的替代品。

  

他們不斷地扔掉這個玩具再得到,其實是不斷地重復體驗,媽媽時不時會離開的創傷。

  這些重復體驗是有價值的。

  

第一,媽媽時不時地離開,是孩子不能控制的,是媽媽在主導,而孩子在扔玩具時,是孩子在主導。

  他們用這種方式,將不能控制的創傷,變成了自己能部分控制的創傷。

  

我們成年人會知道其中的道理:與其在一個關系中被甩,不如主動甩掉別人,這樣會保護自己的自戀。

  

第二,當不斷體驗這個創傷時,我們對創傷的耐受度可能會提高。

  

第三,在新的重復中,新的可能性會增大,而去療愈這份舊的創傷。

  

必須強調一句,我們成長的一生,就是不斷地經歷各種創傷的一生,并且會在學習處理創傷時成長。

  

在這個過程中,還可能包含了更美的哲理,如魯米就有這樣的詩句:傷口是光進入你內心的地方。

  

所以,不必對“創傷”這個詞太敏感。

  

當知道“強迫性重復”這個概念后,我們就會知道,不要在同一個地方跌倒。

  這是很少有人能做到的。

  

強迫性重復講的不僅是創傷與痛苦,也是任何一種重要情感。

  由此就可以得出一個簡單的道理:我們多數人的人生,就是不斷地重復同樣的事情。

  

如果你得到了幸福,你就重復幸福;

  

如果你學會了信任,你就重復信任;

  

如果你得到了痛苦,你就復制痛苦;

  

如果你學會了敵意,你就重復敵意;

  

……

這就是命運!

  

你想要一個什么樣的自傳

我們以為的外在力量決定著的命運,其實在很大程度上,是我們自己的選擇,問題只是我們對自己如何做的選擇不夠清楚。

  

既然說是自己的選擇,那也就可以說,我們這一生,就像是活生生地在給自己寫自傳。

  

只是,在這個自傳還沒有徹底展開前,我們是不是可以更好地認識它,從而改變這份自傳呢?

  當然可以,這也是學習心理學的意義所在。

  

首先,你得認識自己的自傳。

  那怎樣認識自己的自傳呢?

  我們介紹幾個方法。

  

第一個方法最簡單,設想一下你的墓志銘。

  想象你去世后,要在你的墓碑上刻下最簡練的話,以概括你的人生。

  你會給自己的墓碑上刻上哪幾個字?

  

這是美國心理學家歐文·亞隆發展出的一個治療技術。

  

我多次做過這個練習,多年來,我想象自己的墓志銘時,一直都是這句話:“這是一個高明的旁觀者。

  ”

但從2015年底開始,這句話終于可以改變了,它暫時可以是:“他跳入過深淵,他安全返回,他品嘗到了生命。

  ”

我更喜歡《紅與黑》的作者、法國小說家司湯達的墓志銘:“米蘭人亨利·貝爾安眠于此。

  他活過,寫過,愛過。

  ”

所以,我一直在鍥而不舍地認識自己,希望能活出真實的自己。

  一切皆自傳。

  

墓志銘太簡單了一點兒,如果想更細致地了解自己或別人呢?

  我可以介紹我在咨詢中常用的一個技術,

就是我們說的第二個方法:

?問來訪者記憶最早的那件事或細節。

  

?問來訪者童年記憶中最深的三件事或細節。

  

記憶最早的事,或記憶中最深的事,都是一個人的生命隱喻,也包括你印象最深刻的夢,或者一直做的夢。

  如果看不破這個隱喻,你的生命就會一直在打轉。

  

在這個方法中,關鍵不是事情,關鍵是事情中你的情緒、情感,以及你因此而發出的心念。

  

這個心念,就是一個強大的、自我實現的預言,將你的生命朝這個方向推動,于是演化成了你的人生。

  

不過,記憶最早、最深的事,除非我們有完整的記憶,并且有濃烈的情緒、情感,那樣我們才會清晰地記得當時的心念。

  

但關于記憶,我們可能會遺忘了理性的事實性信息,也可能會遺忘了當時的感受,于是難以清晰地去了解自己的生命隱喻。

  

但作為成年人,我們都可以使用一個辦法:完整地觀察你的一個重要的生命事件,觀察它的開始、發展、高潮、結束與尾聲,留意其中的所有重要時刻,以及你的重要感受與心念。

  

這就是在觀察自己的人生腳本。

  最佳的觀察對象是一段重要的關系,特別是戀愛關系,或者是一段重要的事業。

  

就拿戀愛關系來說,你觀察它是如何開始、如何發展、如何達到高潮的,又如何結束,結束后的尾聲(即你和對方又會如何發展),留意整個過程中的所有重要時刻,以及你的感受和心念。

  

特別是在關系結束后,你會生出什么樣的心念來。

  還可以想象,如果你是一個小說家,你會根據自己這段戀愛,寫一部什么樣的戀愛小說。

  

人都是不斷地在同一個地方跌倒,所以通過截取一個完整的關系發展過程,觀察它的從出生到死亡,就可以完整地觀察一次我們的人生腳本。

  

如果你細致、完整地觀察了一段關系的發展歷程,然后再簡單地去看看你其他關系的發展歷程,你也許會被震驚到——它們竟然是如此相似。

  事業也同樣如此。

  

值得一提的是,人生腳本必須是圖像式的痛與愛、憎恨與憧憬,才能生出真正的外在圖景來。

  

那么,你也可以就此問問自己:你憧憬著什么樣的生活?

  如果不是寫文字性的小說,而是為自己拍一部電影,那你會拍成什么樣的畫面?

  特別是,你要身處其中,你是絕對的主角。

  

如果你真的身心一致地勾勒了新的人生圖景,那么,它真的很可能會成為你新的自傳。

  這時,你就不只是在重復你童年時的人生腳本,還是自己命運的主人。

  

生命是非常奇妙的,而它最奇妙的一個地方是,人性看似晦暗不明,但其實一切都有跡可循。

  

而我們要做的就是了解我們的內在意識是如何影響甚至決定了外在現實的,從而通過外在現實,去認識我們的內在意識。

  從而有意識地去改寫自己的人生自傳,擁有一個自己說了算的人生。

  

(以上文字摘自武志紅《擁有一個你說了算的人生·活出自我篇》)

  關于“武志紅:命運看似晦暗不明,其實一切有跡可循”的介紹到此結束。

責任編輯:江芷若

上一篇:微軟郵箱注冊大全

下一篇:沒有了

相關閱讀

最近中文字幕完整视频高清1_最近中文字幕mv在线视频_天天澡天天摸天天添视频_24小时日本高清在线观看视频